群訪:綠色建筑2.0時代的頂層設計與市場思辨
2014-08-14 10:44:07 瀏覽:1682次 來源: 作者:

【能源世界導讀】:在我國,綠色地產的推廣已經走入第八個年頭。繼施行8年的《綠色建筑評價標準》修訂完成之后,綠色地產也正邁入2.0時代。但也不得不看到,在平常百姓眼中,“綠色建筑”尚沒有明確的定義,甚至這一建筑產品的普及也處于萌芽階段。

綠色建筑在國內推廣已經進入了第八個年頭,但是在普通老百姓的眼中綠色地產、綠色建筑依然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務。上周鳳凰房產也是進行了一項大型的一個關于綠色地產街頭的采訪調查,通過這個調查顯示,普通的老百姓對于綠色建筑的概念更多停留在是一些包括太陽能的使用,或者說是室內沒有甲醛的一個裝修材料的使用層面上。綠色建筑在中國的發展任重道遠的,中國建筑科學研究院環能院咨詢部主任孟沖,北京大學工學院綠色建筑研究所副所長周劍峰,北京市綠色建筑評價標識專家委員會專家、博地瀾屋副總經理劉飛,以及POPULOUS首席代表、國家一級注冊建筑師、澳大利亞建筑師協會會員常雅飛于近日共同探討綠色建筑在中國的發展狀況、市場環境和行業困局。

從結果到過程 綠色建筑從定性轉向定量

媒體:我們知道明年的1月1日起,新的一個綠色建筑國家標準即將執行,新的國標要比現行綠色建筑國家標準是更加嚴格,內容也是更加廣泛的。新的標準一旦實施以后,會對包括綠色建筑在內的,整個綠色地產的產業產生一個什么樣的影響呢?

周劍峰:現在是這樣,實際上從咱們中國開始有國家標準是從2005年開始,就做國家質量這么一個標準。這一次屬于一個舊標準的修訂,實際上是變成了一個比較詳實的一個新的標準。舊標準在實行過程當中,大家也發現了一系列的一些問題,包括一些在基礎限定,包括評分標準上面都存在了一些問題,所以我采取了新標準這種修訂,更加科學,更加穩定的可以做一些這種標識性的評價。

新的標準執行當然就說對整個綠色建筑產業的發展是一件比較好的事情。真正大家開始關注這個還是從政府層面出面,2012年的兩部委的文件,到2013年1月1日,國辦的一號文,把一些獎勵的政策,實際具體落實的政策開始公布出來。包括大量的咱們的十二五規劃,對綠色建筑有了一些要求,包括北京的一些氣侯變化,使更多的人關注這個行業,更合理更科學的新的綠色建筑標準出臺,對整個建筑業的規范化和運營是件好事。

包括一些地方,比方說北京市現在對綠色建筑實際上是一個強表,就說你沒有拿到綠色建筑你實際上是不允許你再做開工建設,你在起建的時候你就是滿足綠色建筑標準至少一星級這么一個要求。所以有了這套標準,對我們整個北京,不光北京市,就各地全國各地的建筑品質的提升,建筑標準的提升,都是有巨大幫助的。

媒體:新標準可能是跟舊的可能會有一些區別,您認為它的區別,它改進有哪些呢?

周劍峰:孟老師可能更專業一些,因為參與了新標準的制訂。

孟沖:我簡單給大家介紹一下,因為我們院這個標準的立項應該是有幾年,經過這么兩三年,各個單位的共同努力,因為我們院是作為主編單位。確實新標準在明年1月1號開始,正式我們國標503782014版正式要實施,從這個標準來說也是我們積累了前幾年標準在實行當中出現的問題,做了一些有針對性的改進。

主要體現在這么幾個方面,首先是在一個結構上,實際上來講,更向我們國際上主流的綠色建筑評價體系靠攏了,就是說由以前我們一種條目法的評價衍生到我們打分和權重這么一種評價方法,其實它的客觀性和這種可操作性更強了,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實際上它是在整個的它的這種技術一種先進性上,和可操作性上是得到了加強。比如說以前我們一些更加偏向于定性一些條款我們做了定量的改進。定量我們可能是做到了量化要求更明確,可能在以前老標準當中,大家實行掌握不太清楚這樣的尺度,那在新標準當中是增加了這么一個相當于可操作性的改進。

第三個方面是在整體結構上來講,其實體現了一定這種比以往一些增項的內容,比如說我們在新標準當中,除了四節一環保之外,我們加入了一個相當于生物管理,最后還有一個這樣的創新項的內容。實際上對于標準的結構體系更加完整,可能也更適于我們這個在實際項目當中,對綠色建筑的操作,實際上是更加完整了。

還有一方面的實際上改進,就是在于我們整個標準它是更強調一種過程性的控制,而不僅僅是在于一種結果性一種體現上,比如說加入我們這種建筑調試,這樣方面一些內容在里頭,加大了它權重,加大了它分量。從我們全過程的關注來講,從這一點上來講是得到了加強。我想主要改進方面更加集中體現在這幾點上。對于一些特點可能在未來這種可操作,和大家執行當中,大家可以具體去體現,我想講的有這幾點。

媒體:劉總和?傔@邊可能都是處于建筑設計的具體行業,可能對這個,包括不僅是舊的或新的標準會有更多關注,從具體的這種操作環節上來講,對這種新的標準,您有一個什么樣的期待,您認為它還會有哪些需要進一步的去改進的東西。

劉飛:是這樣的,就是剛才大家也談了,比如我們新標準很多優點能夠帶來的好處,確實是,因為我們這個標準執行了有8年的時間,到現在也確實需要去升級換代了,國際上主流幾個標準升級換代的腳步和步伐也比我們快得多,可以對比新建筑標準我覺得有非常非常多的,剛才您也談得很好。其中有幾點,其實我在新標準出臺之前比較期待,到現在依然覺得有點失望的,或者覺得應該去改進的,我覺得應該有這么幾點。第一,你可以看到現在國際上無論是DGNBLEED這幾個標準,LEED本身最早也是這種面向過程的標準,其實我們國家的綠標從最早的編制,其實一定程度上參照美國的這個LEED。

如果我們去仔細研究一下德國的DGNB就會發現,這個標準跟其他的標準不同的地方在于,它是一個面向結果性的一個評價標準。LEED最初也是一個面向過程的評價標準。解釋一下什么叫面向過程,面向過程。比如說像我們國家獨立標最開始的一代都是條動化的,你做了A條、B條、C條、D條可以達到三星。但是最終對這個建筑性能表現,它的綠色性能具體的指標上那些其實要求得不多。比如說二氧化碳的碳排放量,比如說我們土壤酸化這種性能,幾大生態足跡的體系指標,沒有具體的要求。

像LEED其實也正在向這一方面過渡,但是我們家新出的這一版討論稿看到之后,基本上就是再向面向過程去轉。但是依然還是這種面向過程的這種傾向性更強一點。就說很多這種生態足跡生態指標,比如說酸化指標,臭氧層破壞指標,這種全球溫室效應指標,這些指標還是沒提出一個具體的一個要求。所以我覺得這一點應該在今后的提升中應該去關注。

第二就是對于比如能耗,舉個能耗的話依然還是用一個百分比的詞匯。當值我們國家現況和傳統習慣,這個東西其實還是應該去改變一下,就是比如說我們國家說節能50%,65%,70%,它針對基礎(11:01英文),或者說參照建筑,其實是很模糊一個東西,其實應該清清楚楚明明細細的告訴我們,比如說每年每平米的能耗是多少,這樣更加的能夠去更準確的就是有操作性。

第三我估計,我不知道后續應該還會有一個操作準則以后,因為我們最近在去評綠標的時候,因為涉及到有一些項目可能是新報的,它就不可避免的可能要走新的標準,但是就是相應的一些可能直行的一些標準可能還沒有跟進,或者說跟著一本厚的書可能還沒有出,后續還會有。主要就先談這三點。

媒體:新的在執行上可能還是會有一些需要我們更多去做細化一個東西。

劉飛:對,剛開始的標準肯定是,就像我們國家一代標準頒布之后,大概一年多到兩年時間才開始真正執行,其實也就是在等一個操作細則。

媒體:這個操作細則是有說今年下半年會出來?

劉飛:現在還沒有這方面的消息,但是我覺得可能是在這種實踐過程中,可能應該是會有。這個新的標準已經比舊的標準細了非常多了,可操作性已經大了非常多了?赡苓是會有些地方,畢竟變換成了評分制,變換成評分制之后就比執行條款化,你的操作余地就大了很多。因為它可以得3分、6分、9分舉個例子來說,以前的條款化你這一條行就行,不行就是不行。所以這個操作余地就已經變得有很大操作空間了。

媒體:?傔@邊,POPULOUS公司,我知道有一千多個項目是在國外,您可能會對國外的標準,會有更深刻的一個了解,您在國外經歷過很多項目,如何來看中國自己制訂的這個綠色建筑的一個標注。

常雅飛:很榮幸今天被邀請到這兒來,另外一點也是很慚愧,為什么呢?因為實際上對于綠色建筑新的標準也好,舊的標準也好,國際標準也好的了解,我相信各位應該是都比我要深刻。因為說老實話我更多工作從事具體的項目和設計當中。來之前也簡單了解了一下,我可以結合我自己一些實例,來談一談我自己一些粗淺的看法,僅僅是皮毛而已。

媒體:第一件事我覺得咱們國家有新的綠色建筑也好,還是舊的標準也好,首先是個好事,因為從無到有,先解決有無的問題,可能在未來也好,或者在某一個時間段也好,會解決一個好壞的問題,因為畢竟這個標準在國外執行的時間,遠遠超過了中國的時間,中國從政策制訂到現在,也不過就是5到10年的時間,我談一談首先第一個我覺得是個好事,一步一步推進的。

第二件事我想談一個實例,因為前兩天我在看一個報道,也挺有意思。當時有一個教授說的話,他當時說綠色建筑,首先什么叫綠色建筑,他認為特別簡單,對于老百姓來講省錢的就是綠色的,你說破大天去,如果這個建筑物它采用的各種措施也好,各種設計手段也好最后的結果是不省錢,那就是不綠色的。其實我倒覺得這個說法,從一定角度上來講還是有道理的。因為什么叫省錢,省錢就是省資源省能源省空間,這就叫省錢,所以省錢這事更容易被老百姓所接受。你跟他談這個綠色建筑的技術,談節能指標,談保溫的傳熱系數,這些東西它不能理解。

他關心我今天我電費花了多少錢,我的水費花了多少錢,然后我在交水費的時候,政府能不能給我減免。我這兒正好有一個單子,這個單子是澳大利亞一個水費單子,一份電費單子,它這塊特別有意思,當然這單子我不知道通過什么方式來傳達給咱們編導和觀眾啊。我大概可以簡單說一下,這里邊列得非常清楚,它這張電費單子首先講,他說拿這張單子舉例,你每天電費的開支是4塊59,他會告訴你每天的用電量是14.94度,你去年同樣的時間你的用電量是12.75度,你表格當中總的來算你碳排放是1.3噸,你去年同一時間是1.2噸,這是非常直接一個比較。

其實這樣的工作,如果在建立了一個數據庫和電腦系統是容易能夠計算出來。除此之外這里面還有寫什么呢,這里面還有寫,就是說一個比如說三口之家,你在夏天你的能源消耗量按電量來算,應該是17.5千瓦時,你在冬天平均值在17.8千瓦時,這樣的話作為家庭主婦來講她一比較,她一看我這耗電量比一般人要大得多。像這一張單子上是26.73千瓦時,明顯就是用電量很大了,就要采取一些措施了。這是電費單子,水費單子也一樣,水費單子它是寫的什么呢?也是寫用水量,他會寫幾月幾號到幾月幾號你用了多少水,去年同一時間你用了多少水,還會有一個柱狀圖,都會清清楚楚的把你的用電量和用水量反映到你的單據上。

反過來實際上我說的第三個問題就是說像國際標準的本土化,我們學習它的東西,你首先要考慮我是從建筑層面來執行這個問題,或者說從整個宏觀的層面來執行這問題。因為我始終理解這個綠色建筑也好,生態建筑也好不僅僅,絕不僅僅單一的只能靠建筑設計條例的修訂,就能夠達到和滿足的。否則的話這有可能是一個偽命題。

下面說的一點,剛才我講的評價方式,剛才幾位老師也都談到了,你如何來界定你的結果,你說我這東西省錢,到底省多少錢,我比以前更加省了多少錢,也可能你生產這種設備,或者采取這種措施,你所要消耗的能源和消耗的資源,可能遠遠大于你節省的能源和節省的資源。如果沒有一個更深入詳細的定量分析,你就無法得出一個結論。

此外另外一點綠色建筑當中有一條,我記得它寫的是,材料盡量取自500公里以內的范圍,這個是很關鍵的。這個可以再引申去說。比如說你在不同地域。因為從咱們中國的傳統哲學來講,老子那塊講天人合一,你只要順應天道一定是好的。

你住在山海關,你非從嘉峪關去取它那沙子過來,那肯定是不綠色不環保的,這個政策制訂考慮地方性的特色。印度一個建筑大師,我忘記名字,他做綠色建筑他特別重要一條,根據不同地域來選定不同的方式和措施。所以如果說同樣一條政策在所有地區去制訂和執行的話可能是不科學的。最后一個層面,我剛才說宏觀層面,最后一個層面是什么呢?是精神層面的事情,就是說實際上嵌入技術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認為民眾他要有一個綠色的理念,所謂什么叫低碳生活,低碳生活那你說我那天去一個企業參觀,我就不點名了。他們那有一個叫零碳建筑,說我們這兒夏天不開空調就沒問題,一夏天都沒有問題。我們西服革履進去熱得夠嗆,似乎要流汗的。

后來我就想你這夏天不開空調可以,但您別讓我們穿進去行嗎?就這么個道理,所以就是說其實跟咱們人的精神追求、物質追求有關,物質追求越高的,越貪婪的,一定就越不綠色。簡單說到這兒,說得有點多。

媒體:就是說一方面現在是綠色建筑國家會大量去推廣,普通購房者對綠色建筑也會有自己一個判斷,很渴望住在綠色建筑體制內,但是同時他對綠色建筑概念。鳳凰房產上周進行了一個調查,結果顯示說有49%的網友投票他完全不清楚綠色建筑是什么樣的東西,可能有36%的網友說,他對這個是有一個初步的了解,他知道有這樣一個概念,具體的細則包括說什么樣的東西才是綠色建筑,它也了解。當前綠色建筑推廣了將近8年的時間。那這8年時間綠色建筑在中國一個發展的,現在一個現狀是什么樣子?周老師您從宏觀層面給我們介紹一下。

周劍峰:綠色建筑雖然有8年,它還算幼兒期的東西,包括我們剛才講了,這邊老師也講過,包括標準上的成熟還是很明顯的。我們這里頭可能我認為還有一個最核心的問題,就是我們所有的數據,尤其大數據搜集和分析,這塊是最欠缺的。就剛才為什么我們定不出一個真實的標準,而只能是50%,或者60%,原因是我沒有這個分析。

你像咱們可以看到LEED,他們對所有他們做過的建筑跟蹤是非常好的,他會告訴你你用了我的建筑之后,你會有整個建筑周期里頭,你會獲得2000%的回報,20倍的回報,雖然你做了一定的增長成本,同時你做了一些這種會提高你舒適度百分之多少,會提高你敏捷度百分之五到六。提高你租金是多少,實際上這些直觀的數據會對我們所有宣傳方式,會對普通老百姓是最直觀的。因為我知道,你看我買了這個房子,因為我節約了它的運行成本,我最后我收回來,我雖然可能多付了3000塊錢,但是我未來收益是6萬,這個非常直觀,我肯定愿意住到綠色建筑里。這個東西就說我如果是商業建筑我租金,我在這兒租一個,雖然我多交了5%,6%運營成本,但是會提高我的客流量10到18%,對我來說非常有幫助,就說我們感覺,因為我是一個培訓機構,畢竟北京大學它本身具有教育宣傳這么一個功能的這么一個機構。我們一直在做綠色建筑推廣。我們也感覺到,我們一直在給大家做概念。當然現在我們開始也把一些復雜東西往簡單說,剛才孟老師也講四節一環保,節水、節地、節材、節能、環保,這都是綠色建筑。這是我們可以闡述綠色建筑最簡短。即便是這么簡短的東西,它也不是直指人心的,剛才咱們這位老師也講過,就說你要讓它真正感受到,剛才說就是省錢這是最直觀的,包括剛剛我們講的我的壽命多活了5年,8年,我一定會對綠色建筑會有非常好的認知。

所以就說我們希望就說在未來的推廣當中,我們也作為我們所有綠色建筑從業人員,包括我們現在也開始在做,最后我會跟蹤,這棟樓從綠色建筑從設計建設,然后到后來運行,到再往下和同類型的建筑做一個實時的比較,我們也不需要太大的樣本,可能你要韓國他們只做了20棟樓的樣本,得出一個非常精細的結果。美國LEED委員會他們做的樣本就更大了。他們得的效果就更明顯。實際上就說我們慢慢的會把我們所有綠色建筑一些東西變成數字化東西。說白了,用戶體會最深的這些數字,我相信未來一個宣傳結果,效果會好很多。

[MARK][MOREPAGE][/MOREPAGE][/MARK]

更接地氣 綠色建筑2.0迎來大數據時代

媒體:現在綠色節能環保,已經成為很多購房者心中購買房子很重要的標準。不是說最重要的,但是說它會成為選擇是否購買一個項目很重要的一個因素。但是現在還有一個現象,綠色建筑它本身給人感覺是很高大上,或者說是標準也很多,條文也很多。購房者作為普通人,不像今天在座的專家你們看這個東西會很清楚很明確,說我買房子,我會有什么可以參照,可以去參考。普通購房者如何去選擇這個產品是綠色產品,怎么去甄別,我不能拿著這些條文去對照這一個房子說,你符合這一條,你符合這一條,就說怎么樣才能讓這個東西更加的接地氣,或者說更加的會被更多的人所了解。

孟沖:關于剛才您說的這個議題,我想從兩個方面咱們來談一談,第一個方面就是綠色建筑到底是不是一種高大上的建筑,我可以把現狀的問題,剛才周老師講的我再補充一下。綠色建筑經過這么多年發展,實際上不管老百姓有沒有了解它在身邊,實際上它近幾年發展是應該到達一定規模。截至到去年底,全國已經拿到綠色建筑標識的這個項目,是達到了1400多個?偟拿娣e是超過一億六千萬平米,是這么一個規模。從去年的國務院一號文,就是綠色建筑行動方案來講,我們國家的目標是更加宏大的,到2015年末我們城鎮新建建筑的比例,要10%以上要達到綠色建筑標準,這個體量是很大的全國來講,而且總體量要超過20億平米。10億平米是比例要達到20%,是這么一個規模,就說2015年離我們并不遙遠,那就是在去年,就到明年。

綠色建筑并不是高大上,在我們國家政策里面,或者說在我們政府執政任務里面,它已經變成我們一種日常性的一種建筑的類型的東西,就是我們身邊北京來講,在去年的北京65號文里頭,已經明確提出來,我們北京市100%的建筑,新興建筑要達到綠色建筑,這個離我們老百姓來講,這個已經非常近了。我是想講,首先我們講綠色建設現在已經不是高大上一種建筑。確實我們買了房子,未來來講,有可能我們買到直接就是綠色建筑。

第二個問題就是你說怎么甄別這個事,其實綠色建筑它的定義是非常,內涵是非常廣泛的,但是從狹義來講,就是取得我們國家綠色建筑評價標識的項目,首先是有一個證書,通過這么個流程化的過程,包括劉總是直接參與這個過程的。所以說這個東西我們判斷它是不是綠色建筑呢。

周劍峰:網上有公示。

孟沖:對,我們是有直觀東西的,這個東西它是如假包換的,這是第一個方面。第二方面就是說我們怎么甄別呢?實際上來講,為什么說老百姓可能感受不太深呢,可能是有兩方面原因,一方面就是說可能我們這種科普性的工作,就是我們怎么把這種抽象的條文變成我們老百姓喜聞樂見的這種形式,我們這種社會的宣傳可能不到位,這是第一個方面。

第二方面就是說我們綠色建筑實際上有很多優點,我們節能了,首先要體現在老百姓電費上省了,節水了我們老百姓水費少了,我們提倡可再生能源利用,我們老百姓用上太陽能熱水了,它的這個水費和電費同樣會下降。而且綠色建筑強調室內環境的良好,我的舒適度上升了。從這個角度上來講,我們又要加大宣傳,綠色建筑會給老百姓帶來很多好處,我們要用心去體會?赡芗訌娨恍┻@方面的認知,從這方面來講也是加強老百姓對這方面的了解,消除大家在大眾層面上一種高大上的理念。從我們發展現狀和未來趨勢來講,綠色建筑應該不是一種高大上一種建筑。

媒體:只要是取得了綠色建筑標識它就是綠色建筑,普通的你從直觀上你是很難去感受到說我取得了綠色建筑標識之后,是跟我其他的沒有取得這個標識建筑在感官上有什么區別。

周劍峰:剛才也有直觀的,咱們電費水費的節省,這是挺直觀的,就說咱們中國還沒有做這工作,美國立的標準都是很明確的,運營一年會有20%的下降,15%到20%的下降,包括它所有的一些都是有一些數據化的東西,未來我們這邊肯定也要做相關的工作。

媒體:未來中國也會做一些數據化的。

周劍峰:會有一系列數據化的工作。其實普通老百姓,因為現在實際上就說剛才孟老師也講了,我們已經大概有一點幾億平米的綠色建筑,在很明顯的,就說我們現在至少我們直接的一些數據,就說我們面向市場的一些直接數據,同樣的這種銷售量,甚至它銷售的要比周邊樓盤更快的這種建筑,綠色建筑比周邊每平米要貴20%,30%,但是它還是銷售最快的一個建筑。其實老百姓進去會有一種體驗,或者有一些感覺的,并不完全是靠廣告語去宣導,別人就愿意每平米多花一兩千塊錢,兩三千塊錢去干這件事。這老百姓對這個還是很敏感的,他為什么賣得更快,實際上是有實際體驗的。

媒體:剛才孟老師這邊也提到,2015年綠色建筑要達到十億平米,但是很多人會覺得這個是跨度有點大,會不會有一種“大躍進”的感覺。如果是體量這么大,打造綠色建筑標準會不會出現一些,可能是不合格的產品,或者說實際上并沒有達到標準這樣的現象。

劉飛:你說那個問題,其實我剛才正好就是想調整一句話,并不是拿到標識的建筑全都是綠色建筑,這句話一定不能說成凡是拿到標識的建筑就是綠色建筑這一定是不對的。為什么這么說呢?我們先不談其他概念上的綠色建筑,我們僅僅把這個定義縮小到我們通過綠色標識來談綠色建筑,因為這個比較明確。其實一個建筑是不是綠色建筑,并不依賴于標識評價。首先我們把這個概念給它狹義化,然后好討論。

首先你看無論任何一個國家的標準,它都分所謂的設計標識和運營標識,在中國是這么叫的,國外不是這么叫的,性質類似。也就是說它通過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你要做設計需要做的工作,設計是看看你所有的這些設計的圖紙是不是達到了我們標準要求,第二它會建筑進行之后,一年之后個運營標識,而真真正正是不是能夠達到綠色建筑的這些性能指標,我一直在強調性能指標這些東西,我可能做了很多技術?赡苡昧说鼐墴岜糜昧颂柲,用了外保溫,用了路易玻璃,但是如果建造的質量比較差,或者說運營管理水平很低,可能很多技術系統很貴,但是并沒有真正的去達到它的效果,或者建造的時候,建造的施工質量比較差,并沒有達到它的效果。所以說這就帶來了后面的問題,也就是說我們的標識里面都在強調后續運行標的認證過程。但是這個我覺得是面臨一個很大的問題,因為就像剛才孟主任也談到了,綠色行動方案,其實像你說的已經是一個比較宏偉的目標了,但是這個東西又被逐級放大。

什么叫逐級放大呢,你去看一看各省直轄市的行動方案,沒有比國家綠色行動方案再低的,而都提出了很大一個要求。剛才說北京市、上海、成都,以及全國其他好幾個城市,已經提出了百分之百要達到一星標準,雖然一星標準并不是那么難達到,但至少它是比普通的建筑提高,在這個基礎之上,也就是說這兩年我們要面臨一個非常巨大的問題,就是如何去檢驗這些實施過的綠色建筑是不是達標。所以這是一個真正我們要面臨的問題,就是說一個建筑是不是真正的綠色建筑,一定要看它,就像剛才?傉f的,就是說老百姓真真正正看到的東西是什么?一定是那些性能指標,比如說它一年減了多少碳,一年省了多少錢,我住的這個房子里是不是舒適。

所以就回到剛才那問題,對于普通老百姓沒有必要那么累,我們沒有必要去了解什么是綠色建筑,所以國家通過這些綠色標準體系的宣傳,其實讓它深入人心只是幾個指標化的東西就行了。比如說像我們買一個冰箱,老百姓會去關注,我這一天耗多少電啊,我買輛汽車會關注百公里多少油耗,但是目前老百姓買一套房子,幾乎很少有人關心,我這一年的營業使用費用是多少,我的碳排放量是多少,我住在里面是不是舒服,環境是不是能讓我們健康。這個東西沒有了,所以這就是他能夠了解的,我們能做的,比如說我們通過某些標識,比如說這些標識系統把這些東西直觀的告訴給老百姓,其實你可以看美國很早好幾年之前他的網站上有一張特別形象的照片,就是一個比例,歷代因為是全球最早的這種綠色建筑認證系統,它很簡單鮮明的解釋自己想干一件什么事,這邊是寵物糧食的照片,比如狗糧的照片側面。

工業化的產品,它有多少卡路里,多少脂肪,多少鈣,多少微量元素,清清楚楚明明確確,所以歷代的標識系統想做的就是一件事,我怎么把建筑項目向這種工業化產品一樣,把它進行標識,這是我們現在認證系統所要去做的。但是這些認證系統其實國外這些認證系統大多數都是基于一個誠信體制,誠信體制下的一個東西,所以在中國他會遇到一定的問題,所以我覺得我們現在非常關注的,就是還回到剛才我強調那一點上,我們后續的檢測監管和控制手段,不是簡簡單單的我們做完設計,拿到設計認證,這就是綠色建筑,這中間會有很大的差距和很大的灰色地帶。

孟沖:剛才劉總講的我再補充一點,綠色建筑發展一個動向,把劉總說得再具像化一點,拿北京市來講,因為100%這個體量很大,確實在政策上現在是有一些嘗試,比如說它通過幾個政府梳理的環節,來層層把控,首先在土地招牌掛這個階段,北京幾個重要的生態新城區的建設當中,首先在土地招牌掛階段,就將綠色建筑等級納入我們土地出讓條件階段,這個是有法律效應的,這個力度很大,下一個階段就是說在施工和審查環節,像北京市有一星級。

劉飛:現在一星級審查已經納入了施工圖強制審查,通過法律規定的審查,我們評標依然還去評,施工圖強制審查也強制去審。

孟沖:所以說這個又多了一層環節,我們去保證這個事。還有一個動向北京市,就是現在我本人在參與的事情,正在編制北京市綠色建筑工程施工驗收規范,就說我們在竣工驗收的時候,我們也去復驗它一下,我們防止不合格的綠色建筑產品納入到我們市場去,這個其實也是一個強制性手段。后期像劉總剛才講的,我們后期你是不是真的效果達到了。北京市也有相應的手段。北京市因為在今年將出臺第一批獲得綠色建筑的項目,他明確要求你必須要拿到綠色建筑運行標識,就是運行一年之后你經過我核查檢查,所以說綠色建筑這個東西,我們在國內發展這多年,有這么一些不盡如人意的地方。確實大家都在努力這個事情,大家都在把它向一個好的方向來發展,也來想一些辦法。確實也有這么一個具體的措施正在出臺。

周劍峰:像中國這種發展模式是很明確的,先發展起來再解決問題。

劉飛:等有問題再說。

周劍峰:對對對,因為很多條件下就說一旦你想發展,想快速發展,一定有大量配套的東西跟不上,出現一些漏洞這是正常的,我們不斷完善。包括國外的很早以前他們做規則制訂也存在同樣的問題,也是現有問題再完善,現有問題再完善。

其實國外這標準更新速度要比我們快得多得多,實際上他們因為基于一個大數據的基礎平臺之后,他會隨時發現問題,三年或者兩年人家更新。

劉飛:剛才周博士說的大數據,其實是特別特別重要的一點,我們國家這么多年我估計一直在弄,但是一直沒弄出來一個東西。比如說像德國所有的建材、建筑、物品和建筑設備都有非常詳盡的數據庫,通過這個數據庫簡單的查詢,就可以把你整棟建筑的生態足跡,所謂生態足跡就是你的前世今生。從混凝土沙子開采,到能源的開采所有的生態促進,碳排放能耗全都會比較準確的算出來,F在中國沒有這套大數據,其實是比較缺憾的一件事。中國就像剛才說的它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很多東西可能還是得等時間。

常雅飛:我剛才聽幾位專家發表意見我很同意,剛才劉總也講,貼了綠色建筑標簽的建筑不一定是綠色的建筑。我從咱們傳統來講起,游牧部落,當時在想這個事挺有意思的。游牧部落習慣是在一片草地放牧,牛羊吃草吃差不多了,換一塊地去放,這種行為很綠色。但是你要把這游牧部落圈在一個房子里頭,讓他在一圈里頭吃草,你就得從幾十幾百公里之外地方把草運過來,這些牛羊還不能活動,這就很不綠色,中國那老祖宗建那房子,南北通透,這東西很綠色,為什么呢?有穿堂風,冬暖夏涼,為什么呢?朝南這一面能吸收陽光,北邊能阻擋風寒,這都是很綠色的方法。前提是什么?前提是你能夠有足夠的土地,足夠的空間你才能干這件事。

現在回到咱們北京百分之百綠色一星這事來了,北京現在不可能做這件事情,就是你不可能有條件,如果你再繼續去開發房地產的話,所有的房地產開發都是能耗極高的,極不綠色的一種開發性的。你通過可以貼一個綠色的標簽讓人們認為我們采用綠色措施,反過來講這種做法相當于是在已經千瘡百孔的一個樓上或者一個房子上,你再去拼命的給它打補丁,你打補丁的價成本是非常高昂的。換句話來講,其實我也能想這問題,實際上這個問題咱們解決不了,為什么呢?是由于貧富差距造成的,中西部地區有大片的土地,包括像甘肅,像青海這些地區。但是由于財富的集中是在沿海地帶,包括省會直轄市城市,讓所有人都往這涌。因為他那有就業機會和工作機會。造成大城市的病。

現在反過來提綠色建筑這個事,實際上還是要從宏觀層面上來解決,這不是說五年或者十年能解決的。第二個我要說的,關于感受的問題,實際上咱們綠色建筑標準制訂了很多關于節能節電節資源的事情。但實際上感受,居住感受是另外一回事,包括你甲醛,你房間里空氣的溫度、濕度、風速、光照,這些東西,因為我沒有研究最新的手冊,因為我聽過一個詞叫生態建筑,包括你是不是采用當地的生態材料來做,這跟綠色建筑兩碼事。這還是跟消費者非常直觀的一個東西。

剛才講咱們節電,我會不會因為這棟建筑物節電或者是節水我買它,因為我能省錢,這事看怎么說了,如果放在寧夏或者是甘肅,他省那電費絕對對他來講是他收入占的比例是比較大的一部分。因為它可能那邊房子也就三千塊錢一平米,四千塊錢一平米。那咱們這一度電可能4毛錢5毛錢,它一個月可能能省個百八十塊錢,它覺得還挺多的,但是在北京你一平米6萬塊錢,你省那點電基本上毛都不是,九牛一毛的毛,連毛都不了,所以這事就變成一個悖論了。

再說一條就是國外是怎么做的,國外有一些具體的措施,的確對于買房者,購房需求會有很大的影響,你比如說它這個房子上面有沒有裝太陽能電板、光電板,它一般會從1.5千伏,2千伏、3千伏,4.5千伏。實際上它到最后甚至它的發電量,它的家庭用不了,它還可以賣回到電網當中。賣回到電網當中的這個電價政府在收購的時候是以一個很高的價格來收購,所以大家都會去安裝這太陽能電板。當然咱們不去深究,具體說你生產硅單晶電板所消耗能源是怎么樣,至少政府從某種層面上它會鼓勵你。

比如在澳大利亞能源價格是很高的,一棟房子差不多四個人到五個人的房子,一個月的電費就得1000塊錢,所以這樣具體的措施直接跟他的生活相關,他的確能夠影響到我們居所。但是在北京我不敢說多大的影響。

[MARK][MOREPAGE][/MOREPAGE][/MARK]

褪去高價外衣 全周期下綠色建筑將更省錢

媒體:因為我之前也跟一些做綠色建筑的開發商聊過,他們在實際銷售過程中,吸引購房者去購買這部分綠色建筑產品的,并不是房子的設計是什么樣的,采用了什么新技術和新應用,也不是說我能省多少錢,因為成本價錢這個因素去購買綠色的技術產品。而是因為他來到這個項目以后自己切身的感覺,運用的新風系統或者是低溫輻射系統帶給他生活上的舒適性。

我覺得綠色建筑在推廣過程中,是不是會考慮到除了這種可計量的,能夠省錢的這么一個標準,是不是可以在這種普通購房者他的感受上會做一些什么樣的一個體驗的標準。

就說我在綠色建筑當中和住在一個沒有綠色的設施的一個建筑物里,作為一個人生活起來,感受到有什么不同?

劉飛:我覺得這個是兩個層面的問題,這兩個層面的問題,為什么說它是兩個層面的問題呢?第一個層面問題我們從政策制訂或者從國家從公眾的層面來考慮,就像剛才?傉f的,其實我們做建筑都是做壞事,做綠色建筑只不過把壞事少做一點,它依然是一件壞事。什么時候你變成零碳建筑,零能耗,或者說正能量建筑,這可能是變成一件零核的事,才是開始做好事。

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無論是從國家層面,還是從我們公眾層面,為了大家利益他一定是要有這種環保、節能、減消耗這種導向,這種東西是沒有辦法算經濟帳的,可以用經濟杠桿來解決,就是我加重污染的數,或者我加重能源的價格。

其實就像剛才他舉那個例子,就在德國很明確,太陽能光伏電池板,這個東西如果沒有價格補貼的話,它是一個投資不可回收,碳不可回收產品,但是為什么全球還在推廣?因為它可以給我們開創一個比較好的未來。就是它可以在運行過程中減碳,如果我們把生產環節處理好,把使用環節處理好,對于整個社會來說它是有價值的。所以說德國它會做很大的補貼,就是你往電網發的電大概是接近4倍的價格。然后你用電網的電,比如說是一塊錢,那么你給電網發的電是4塊錢,這4塊錢誰來承擔呢?所有電網的非綠色用電戶,非綠色產電戶那種的,這樣就加大了其他人的微小的成本。但是對于我肯投錢投在綠色事業上面的是有這種獎勵。所以說他把政策導向變成經濟杠桿來去做。

所以我覺得這是政策導向層面的事情,如果完全依賴市場這件事情肯定做不成,因為能源價格你不可能暫時提得非常高,污染稅你不可能收得非常的重,這是政策層面的事。第二層面事情其實就是消費層面的事,就是我要花錢,我買單了,我能得到什么,就是這就是變成純市場行為,其實這個東西也是幾個層面,一個就是首先綠色建筑如果達到一個綠色建筑,無論是哪個標準也好,不管它叫什么,可持續建筑,生態建筑,還是綠色建筑,只要是這個它一定是非常舒適健康的,我住在里面,有這種新風系統也好,或者能夠提供更舒適的溫濕度,這種光照環境,或者說生物環境等等一系列的東西。綠色建筑一定是一個非常舒適健康的建筑環境。

脫離開舒適度去談綠色建筑,比如說我們都住回窯洞,其實是沒有意義的,我們住在窯洞里是不是沒有能耗,但是也沒有人愿意去住,你的舒適度徹底沒有了,F代人的生活就是在造環境,我們怎么把這個去降,降低到可持續發展就成功。環境能夠接受這些東西,就成功了。所以說我們一定是綜合性可持續,里面三個最重要的因素,社會經濟環境,就把這三點達成一個可循環的東西,就成功了。所以第二層面的東西,一定是像開發商那樣有一些宣傳的噱頭,比如說我這恒溫恒濕的,我這告別空調采暖。我這個提供消除PM2.5新風系統。

所以這是市場層面和政策層面兩個東西,政策層面的導向,第一是用政策卡,就是我一定要制訂很多很多的政策,保證我建筑的消耗,建筑的能耗,建筑的排放低于某個水平。比這個東西高的東西不允許你干,這是政策的強制去卡,第二政策宣傳導向,灌輸給大家這種環保節能這種先進的意識,讓公眾接受我可以為環保去買單。像歐洲在這方面,我覺得公眾理念是最先進的,他們就可以接受我可以去為環;ㄥX。但是可能現在在中國還比較難。但是你肯定要發展到那一步。所以這是政府層面要做的兩件事,具體到市場層面,我就是在把我這種綠色建筑,當然一定是要一個真正的綠色建筑。如果是個偽綠色建筑,那就純屬騙人了。就是說把我真正綠色建筑做好的情況下,怎么去宣傳,怎么去迎合市場的口味。

就是像你剛才舉的例子,節能其實大家買房子時候都會問,但是對于這個房價,能買得起這個房子的人誰也不必去關心,舒適健康程度關心的人會非常非常的多。綠色建筑是整個社會的問題,并不是一個單獨的小建筑。所以你沒有辦法完完全全說因為我這個是綠色建筑,有多大的優勢,跟另外一棟建筑比,單談它這一點節能,它這一點減排。所以它一定是個綜合的工作。

媒體:現在綠色建筑更多需要國家層面去推動去花大力氣去實踐,那么國家現在對綠色建筑有沒有一個什么樣的扶持政策呢?包括對企業方,以及購房者?

周劍峰:2012年出臺的政策,現在說實話到目前我們還沒看到落到地上。

媒體:就是沒拿到銀子。

周劍峰:對,確實有,像二星級的45塊錢的補貼,三星級80塊錢的補貼。北京市今年應該能夠拿到。今年如果能拿到,北京市如果恰好在朝陽區那就更好了,二星級給45,三星級給80。

孟沖:北京市今年第一批的獎勵政策肯定會落實到位的,第一批是二星級,20號開補國家一半。

媒體:這是補給開發商?

劉飛:這個是在國家的基礎上。

孟沖:開發商對,這個三星級是給40,這是北京的,包括山東省也有一部分,它是分設計、竣工加運行,包括江蘇省也有相關的,目前來講地方層面走得比國家要快一些,這是這樣的。其實還有一些,收到老百姓得到或者我們大家看到實效的問題,剛才大家講了,實際上綠色建筑發展一個方向,它必然最后要落實到實效上,剛才講到獎勵政策。就是我國家拿出錢來獎勵你的綠色建筑,我肯定不會獎勵你在圖紙上的綠色建筑。你必須拿到運行標識。

另一個方向,比如說近幾年我們院在大力倡導低能耗、零能耗這樣的建筑,未來這肯定是要跟綠色建筑結合的。因為這樣是真正能體現綠色建筑將來使用者他能得到什么實效的東西,像這樣的趨勢,這樣的方式肯定是以后綠色建筑,我們講是可持續,健康發展的模式。

周劍峰:另外其實未來真正的發展實際上是一種政策性的倒逼,就說你建筑,其實中國的建筑標準,原來比方說咱們外墻材料,我什么防火材料,我什么防火級,B2C的我都敢用,我不怕燒著。上海著火了之后,你B2一下你就不能用了,這個你肯定增加成本,對吧,未來逐漸逐漸你的建筑修編的結果一定會倒逼著你,你必須采用某種材料,你必須采用露易玻璃,你必須要采用自然采光的東西。就是說中國的建筑發展,包括他們院搞的競爭能耗,現在大家來看這只是個示范,一平米跟一般露易比,一平米增長成本800塊錢。他們院好多設備還是別人捐給他們的,這么高一個增長成本別人不會去做,包括咱們一直在講,就說我綠色建筑過去,如果按照綠色建筑標準來做,我可能增長成本很高。

但是你按現在就是北京這種強制標準你一看,我干一星的時候沒有什么增長成本,我必須得干,你不干也得干,干也得干,就說未來真正最好一個政策,實際上不斷提升你建筑的整個開始建筑的標準。說不好聽的,說句話就叫天下無賊了,最好就沒有這標準,是建筑它就是。包括咱們說德國被動屋的這種技術,我建一棟樓就是,它的沒有什么不是的,那才是最好節能性的。

媒體:現在可能中國是綠色建筑,世界上說綠色建筑的標準是很多,每個國家都有有自己一個標準,F在可能在市場上推廣得最好是LEED,最成功的地方在于它市場化運作。

現在在北京可能LEED的建筑會比綠標的這個建筑數量還要多?。

周劍峰:這倒不至于。

孟沖:如果百分之百肯定趕不上這個步伐。

常雅飛:聽說別人說的,我對這些事沒法負法律責任,我聽說這個標準,反正有一種標準,它基本上給錢就能申請下來,具體內容咱就不說了。

劉飛:預售的那種。

常雅飛:反正你給他錢,他過來給你轉一圈發給你,白金的也好,還是什么金的也好。

劉飛:這事是這樣,我剛才說那個,國外本身誠信社會建立得很完善,比如在北京申請一個LEED的認證,USGPC的人完全不用過來,你只要提交文件就可以了。但是在美國他們可能就很誠信,不會去造假;蛘咚鐣贫瓤赡艽_保他很難造假,沒有人給他開假發票這些東西。中國可能有操作空間。這還是中國現況。

常雅飛:我想提另外一件事,就是因為咱們剛才探討了關于新材料新措施,包括新的規范,也探討了就是說很多實驗要從國家層面來進行一個支持。包括剛才也了解到22.5,那是在哪個區?

劉飛:全北京市。

周劍峰:全北京市,朝陽區還會再給,相當于區里再補22.5。

常雅飛:我估計可能朝陽區那個房子均價都到了6萬了差不多,基本上千分之一都不到那種;旧显蹅兙筒恢竿@事了。我想談談建筑師,咱們就說建筑師個人,建筑設計公司,在這方面我們一些心得。我這還是拋磚引玉。我們公司做體育場館做了很多年,體育場館實際上是所有建筑類型當中最不綠色的,因為它太費了,實際上我們在這兒過程當中,我們考慮很多問題,怎么讓體育場館變得綠色,實際上后來的一個結論就是,得出一種方法,就是我們并不是靠新技術,新材料來解決。而是靠一個宏觀的政策層面來解決,你舉個例子來講,就是倫敦奧運會,倫敦碗那個是我們公司設計的。

當時設計是8萬多人的座椅數量,但是這8萬多人的座椅數量全都采用臨時設施來做。倫敦奧運會之后降到25000人,所有的這個材料全都能回收。實際上在建筑環節上來說,我們更多從它未來使用率來考慮。因為只要你不管這東西花多少錢,只要你未來有很多人用它,用得還很好,這就是特別值一件事。你要是說花再少的錢,你沒有人用它,那也是很浪費一件事。

之前北京出那個政策,7090,還是6090,就是小戶型。

媒體:7090。

常雅飛:7090,小戶型,這個事從某一個方面是挺好的,因為它減少了面積,但是又帶來了另外一個問題,總人口和容積率一下上升了。你說修地鐵這事是不是好事呢?是好事,減緩大家的交通,減少碳排放。但是修地鐵造成了另外一個壞事是什么呢,地鐵沿線就拼命的開發房地產,就造成了通州[最新消息 價格 戶型 點評]住的人得到石景山上班,他每天就光路上的碳排放就遠遠超過建筑物排放。

所以很多問題建筑師考慮的也好,或者我們幫助業主,或者我們甚至有時候建議政府考慮更大是一個宏觀層面,你從科研和立項階段,應當就把綠色建筑的概念和思路溶進去,而并不是到了建筑設計階段你才思考這個問題。這是我想說的,我們當時幫倫敦市政府,做整個倫敦奧運會它的總體規劃的時候,就考慮我這建筑物,我這整片場地未來能給這種社區留下來遺產是什么,能不能夠振興它這塊社區,而不變成整個城市的負擔,變成國家的負擔。在這方面省下來的錢,遠遠比你采用任何新技術,新措施所節省的能源和資源要多得多得多。

媒體:現在可能綠色建筑是單純從一棟的建筑物的層面上來,更多的需要考慮到一個社區或者說一個城市整體規劃。

常雅飛:我的想法從規劃設計層面,綠色建筑應當有單獨一個單位吧,從立項階段就開始研究我這個項目的綠色建筑可行性的報告。你在立項階段研究完了之后,你才能定性給它。

包括你像在做空規也好,做城市的總體規劃也好,在這個級別,就應當有綠色建筑的概念介入,你才能夠指導未來的發展,否則你這地鐵都修通了,你未來建上百個小區,你再綠色也綠色不了就。

媒體:現在市場中更愿意去提去做綠色建筑的可能更多的是一些高端項目,但是很多房地產行業的人他會覺得保障性住房,其實是最需要綠色建筑的部分,因為它需要一個節能環保,它需要降低住房的成本。但是你采用了綠色的一些技術后,房子的成本會有一定得增加,這跟保障房市場會有一些相違背的一個現象,這個有沒有什么方法可以解決的?

周劍峰:就說咱們還是狹義一點,從標準說起。其實這也可能是一個誤解。第一,我們說的當前綠色建筑標準,到底為你一個項目的單位面積增加多少成本的問題,剛剛我們講過,其實你按照至少在相對發達地區,實際上一星建筑,基本上你不太增加建筑成本,你只要合理設計,按照你實際建筑要求來建筑,你就已經滿足一星建筑了。

二星我們前面也有一個統計,其實也就是在40到70之間單位面積一平米增量的成本,三星稍微高一點,250,有400的,也就是在幾百塊錢成本,綠色當中。當然你比如說保障性住房,國家已經有強制性要求了。實際上是有標準的。你政府主導的所有的不公建筑,包括保障性住房,是必須達到綠色建筑標準的,這是強制要求的。沒什么好討論的東西。而且對保障性住房可能沒有那么高要求,因為你是豪宅嘛,你干了三星,你這點增量成本不算什么,但是你對保障性住宅,可能一星建筑基本上滿足大家需求,滿足一定的舒適型條件,這就很好的建筑了。就說實際上在綠色建筑標準制訂過程中,開會的時候大家也討論過這個問題。實際上并不是要求大家把最好的技術,最新的技術放在里頭,而是最合理的技術。

就說成本最低,最合理,滿足最當前的這么一個基本需求的這些技術放進來,形成綠色建筑,這是符合中國的。因為有很多東西咱們可以講是好東西,確實超前。包括剛才他們講被動屋這個技術,我們也去南方開會,其中一個專家說被動屋好,咱們中國建筑都上這個設計多好。邊上給潑了個冷水,你去找個中國自己生產的磚,你把兩個對到一塊,你能達到德國標準我今中午請你吃飯,看了圈最后他請人吃飯。符合中國標準的,當前就是這么個情況。你用一個相對合理的辦法來實現你這個標準。

常雅飛:這個周博士講的我挺贊同,因為你比如說人的老百姓他有個心理,如果你花個幾十塊錢,幾百塊錢你又能省錢,又能節電,他就覺得他干這事。最簡單的例子就是那節能燈泡,我現在已經完全不用白熾燈泡了,有的時候買了LED的,LED點一年不關我都耗不了多少電。節水的廁所,節水的龍頭,節水的花灑,現在我們家全是這個,節水花灑,的確每分鐘出水量是一點幾升,節水花灑。就這些特別小的東西,其實是特別簡單實現的,的的確確是能大量的能源還有水資源。

劉飛:其實行為節省,綠色行為,其實是成本最低一種綠色方式。剛才?偱e的一些例子。包括你像在北歐,我上次我去考察看到的,他們很多很樸素,你用水管上面一個把手,一扥這水管就掰下來了,底部就插到這管道里了,底下是個大水缸,雨水下來了直接進水缸了,弄滿了之后再往上一抬,又變成飲用水管下去了,特別樸素,不需要大量什么處理設備,旋轉設備,回用設備。很多時候這些東西很簡單的很有效。

周劍峰:其實最有效,往往不是最先進那一套東西,往往是最成熟那套技術,只不過是你把它合理裝配運用起來,它其實并沒有想象那么高的增長成本,不是說一想象說這東西真是一平米干個一千塊錢,那確實沒人干了。但實際上你說白了,其實你合理應用你真沒有多少增長成本,幾十塊錢一平米它為什么不干呢?

常雅飛:你說往那抽水馬桶水箱里扔兩塊板磚,那不用花錢。

媒體:剛才幾位嘉賓也提到,綠色建筑一星標準現在北京市所有建筑都要達到,而且說是達到這個標準它也不需要特別多的成本和技術。那會不會讓人認為這個標準有些過低,或者它已經成為建筑的一個底線了呢?

周劍峰:不是,我們說實際上中國的建筑往往是處于設計和設備使用不合理,并不是說它真的,就說你如果說,為什么我們出臺這種標準,我們希望給你一個導責,你能更合理使用你的設備,更合理規劃你的空間。就說你比方說我們說裝一些導光的設備,可能我這些強制照明這些設備,或者人工照明設備我就減少,我用導光這種辦法來做。其實導光你這邊導光用了,但是你那邊照明設備砍掉了,你成本先后是一個沖抵的一個狀況。包括說外圍結構稍微加強一點。做的導入系數低一點,我的采暖這些片子我可以少用一些。它是一個平衡,你并不是說我們制訂過低,而是說我們制訂這個標準是在當前條件下你應該合理使用。而不是說就說完全沒有一個引導的條件下,我隨便放,不是這么一個條件。就說一星這種標準引導你優化來做這個建筑。

劉飛:周博士這一點非常對,為什么這么說呢?中國制訂標準它也想制訂得更高一些,但是它一定要綜合考慮社會現況,經濟水平和工業水平我覺得這點我比較認同,你碰到非常多外國人,他們一個巨大的疑問,你們這件事要干兩遍,最開始先把它蓋起來,后來覺得不好再把它拆了,或者說再補很多東西,你干兩遍花的錢一定要比干一遍花的錢非常多,你們為什么不一遍干好,幾乎所有的外國人都有這個疑問。最開始我也沒有辦法回答。慢慢慢慢我在想這件事。其實是這樣,因為中國社會發展到這種程度,貌似很發達,事實上我們基礎很薄弱,就是量太大,你沒有把它一步到位,外國人確實做事很兢兢業業沒有那么大的量,所以他就是有錢我就把這個東西弄好了,沒錢我不弄,但是中國很多基本需求需要滿足。這些一星的綠色建筑,比我們同行的建筑行業內所有的規范提高了一點點。所以這些建筑蓋出來之后,一定要比,如果他真的按這個要求去實施,一定要比滿足國家規范那些建筑要好不少。

無論是從使用角度,環保角度,節能角度都好不少。對于我們整個社會其實是一個有效的提升,同時我們還有比較高標準的三星。其實像我去評審項目,大部分的保障房都是一星,但是北京是在海淀區有那么兩到三個三星保障房。

孟沖:其實我想到一個點什么呢,就是我們綠色建筑并不是要提升什么樣的標準來講的,而是說要提升什么樣理念,綠色建筑比著我們普通建筑來講,就是說更強調的是一種理念的想法。你比如說并不是我們多花錢,有些措施還是要少花錢的,我們要講究一些,更多講究我們精細化的設計,講究一些被動優化,講究在未來為這種運行節能,行為節能在前期要創造一些條件,比如說剛才?傊v到的,我們500公里以內的建材是省錢的,這種理念實際上不是說來增加我們成本,其實更是需要我們,它提高是設計師,我們的建筑業主,甚至我們后期這種建筑商后面的我們的運行,運行團隊等等理念的一個革新。我想這個方面可能是更提高的一個東西,不是說人為的我們一個增量成本的提高,簡單的一個道理在里面的。

媒體:根據我們之前對超過1萬名網友所做的調查,有48%的人認為綠色建筑比普通建筑成本不應該更高。剛才提到達到三星標準的增量成本是在200多,但是說從市場中的實際來看,它高的不只是這幾百塊錢。

周劍峰:因為很簡單,一般現在做這個宣傳的都是高大上建筑,他提這概念的目的,就是為了能多收你五千塊錢一平米,并不是真正的成本。再就是為什么會有這個問題,你說感覺都是高大上的房子,去做這個,保障房更需要,為什么沒做,實際上保障房現在是強制做,你必須得做。目前炒概念炒得熱的反倒是是那種豪宅。

因為我們也了解這些地產商,經常會這樣,包括西安那個項目,一平米多賣3000塊錢。我說你一平米我們給他算,他就是建筑要求,我們最后給他做完了之后,他其實沒增長,他還往下降了可能幾十塊錢,但是他就為這概念他又增加了3000塊錢的售價,實際上是這么一個原則。

常雅飛:我覺得剛才您說那個調查特別有意思,就是說這網友覺得綠色建筑應當比非綠色建筑要省錢,這是說到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實際上我感覺未來咱們應該做的事是什么事,就是從宣傳,從輿論,從教育,從各方面要讓人知道,什么是綠色建筑,綠色建筑能夠達到的目標是什么,在我們研究,一個體育場館,比如它的壽命是50年比如說,那這50年當中,他初始的建造成本,咱們說到成本實際上也就是能源和能耗,還有資源的消耗,在它全壽命的過程當中,所消耗的總能源只占三分之一,剩下三分之二是你未來運營的成本。所以可以說綠色建筑它的確是比非綠色建筑要便宜的。

劉飛:一定要放在全生命周期。

媒體:中國很多建筑達不到全生命周期,比如你現在給他是70年,但實際上可能30年之后這個建筑就不存在了。

常雅飛:我說的什么意思呢?所以魯迅當年沒學醫,改成作家了。咱們現在不說不許隨地大小便了,咱們現在說不許隨地吐痰了,甚至在有些地區不許在室內抽煙了,人的素質提升,有更多開發商,更多的業主,他認可這個概念,這綠色建筑才能推得下去。說到最后是人心的問題。

周劍峰:其實我們也能看到中國這種大發展大建設,大拆大建不會持續太長時間的。再往下發展,包括目前國家也在提升,在小城鎮建設,就說包括筑建部也在搞百年建筑,這種東西逐漸逐漸任何國家都有一個先期大拆大建。美國當年建鐵路也是大拆大建,我這拉一條那拉一條。隨著國家發展到一定階段,逐漸逐漸會減慢他的建筑速度,對建筑品質會有一個逐漸逐漸往上提升的這么一個要求。

[MARK][MOREPAGE][/MOREPAGE][/MARK]

綠色建筑走向成熟 市場需第三方機構支撐

媒體:剛才我們談可能更多是在應用層面,但在實際上可能是現在國內參照標準就是綠色建筑標準,因為他之前的設定很多開發商在實際做項目的時候,基本上可以說是技術的一個堆砌,這是現在市場上普遍的。新的標準會改善這種現象,還是說有什么其他途徑去避免這種現象。

劉飛:改善不了堆不堆砌。

周劍峰:這事可能就得多找劉總,得有專業人士給他們做前期咨詢。

劉飛:對,需要一個高水平的設計,包括孟主任這邊提到的精細化設計,包括剛才?偺岬降恼麄的策劃案。其實我們做項目管它叫生態策劃,就像市場策劃一樣,你做一個項目之前一定要做一個生態策劃,所以你整個設計水平,能解決80%設計是不是技術堆砌,然后后面的運行管理水平決定了另外20%,就是這件事沒有辦法靠規范去解決的,所以一定要靠高水平的設計,那么高水平的設計,第一就是要有策劃,要有生態評估,在評估的基礎上做策劃,做策劃就解決四個方面的問題,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怎么做,投入產出比是什么。然后在這個基礎之上再用大家都談到的被動優先,主動優化,這種設計策略,被動式設計一定要充分的運用,這個東西是不花錢,極少花錢的手段。

然后再把各個技術系統做優化做整合,用計算機模擬,做整個模擬計算。最終把它精細化完善到用途。這樣才能保證這個技術不是技術堆砌。

媒體:這個需要一個前提,開發商他真的是想去做這個綠色建筑產品,很多現在可能是開發商把它作為一個增值的,或者是推廣一個噱頭。但這個很大一個原因是因為,市場上對綠色建筑的需求,并不是十分的強,因為我知道有幾個主打綠色建筑的產品,可能在實際銷售中,并不比其他的產品要銷售得更好。就說可能普通的購房者,并不是說十分接受認可,非要去買這樣一個綠色建筑一個產品。那這個綠色建筑如何更能在消費層面上,或者在需求層面上進行一個很好的一個推廣。

周劍峰:剛才咱們一直其實也在討論這問題,一個是對綠色建筑的認知,就說綠色建筑不是說我要提高大家成本,不是要做新技術的堆砌,這個實際上是真正的一個綠色建筑概念,包括孟主任他們院,都是盡量采用成熟技術,或者成熟產品來做這件事。當然還是有一個宣傳推廣,這個確實有一個社會的認知,包括咱們說的綠色建筑,剛才說開發商他是為了炒噱頭,可能你采訪這些開發商有很多有這想法,我們接觸大部分開發商,確實有一批人確實有這個理念。包括一些就說先去嘗試綠色建筑人,還是有一些綠色環保的心態,說白了剛才也講了,到那種程度了,他不會為了我只是為了省幾十塊錢,百十塊錢。設施是一方面,另外他確實還有一些相關理念方面的東西。

這個事讓全社會接受,全社會認知,就跟剛才我們說的大拆大建那個過程是一樣的,到什么程度我開始追求生活品質的時候,甚至說白了中國到了多少年之后,有三億或者四億人是中產階級,是白領的時候,他考慮更多可能就不純純是價格競爭或者噱頭競爭,而是我真開始考慮我需要有幾十年的房子,我需要有幾十年的家,而這個家是一個非常舒適的地方。真是有綠色環保,說白了心態沉積的這么一個過程。

咱們還是說回美國,美國三四十年代,也是大拆大建的時候,這幫也都是土豪滿街跑,他們搞華爾街400家什么,到了現在你再去跟美國人宣傳綠色的理念他是接受,很接受的,因為到了這個層次。包括歐洲以前土匪出身的地方,現在是對綠色環保概念。

常雅飛:跟國民素質有很大關系。

周劍峰:對,他一定是有這么個過程。

常雅飛:咱們30年前家里開著水龍頭冰那西瓜沒人攔著,現在要小孩看見,老師說了要節水,把水龍頭關了。

周劍峰:現在國家政策也開始有傾斜,至少現在咱們階梯水價已經開始出臺了,階梯電價這塊也很快。一旦像這種傾斜性政策,這種杠桿性政策出臺,它政策本身是一方面,這種潛移默化這種想法,一旦說在我們這一代人再后邊這一代,他對綠色概念要比我們強得多得多了。

常雅飛:編到教科書里面去了。

劉飛:這個東西不能完全把它市場化了,而且它也不是一件完全市場化的事。各個國家對這個發展都不是這個狀態,舉個例子比如說最早這種工廠污染排放沒有人強制管。自從有了污染稅之后,他們也發現OK我不做減排,我的污染稅比我做減排花的錢還多。政策限制,政策引導、宣傳這樣再加上市場經濟方,這三個方面來講。

周劍峰:潛移默化。

劉飛:不可能純靠市場,像您看到那些,其實現在很多大開發商,我們經常接觸那些開發商已經有很大的改善,他們理念里面已經把這個作為一個企業特征了,而且他們也建立了。像萬科[簡介 最新動態]這些大企業,都有他們專門研發部門。對這些方面的技術水平的準備也是很高的。

周劍峰:其實說實話他們愿意拿這做噱頭炒作這已經是進步了,10年前,20年前誰關注?什么建筑不建筑,什么綠色不綠色。

常雅飛:知恥而后勇。

媒體:按照現在這個發展的一個趨勢來看,大概還要經過多長時間,綠色建筑會到一個比較成熟的階段。

周劍峰:我們肯定希望越快越好,但是我們希望是這樣,就說可能在目前時候,我們認為拐點還是能看得出來的,就說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包括國家政策的推進,這兩三年強勢推出,連續政策的動作,包括一些頂級的開發商,像萬科萬達[簡介 最新動態]、華遠[簡介 最新動態],這些人也已經開始大規模在做相關工作。包括我們現在經常到一些,我們現在做的很多追蹤性的咨詢項目,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發達地區,西北、西南都有。

所以我們感覺實際上就說自然而然就下去,我們在廣西,廣西欽州港那不是發達,都不算省會城市的這么一個地方,也有人已經開始在考慮做這種東西了。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一個結果。

孟沖:我覺得今天咱們討論是綠色建筑2.0時代,它的由頭是我們新標準的頒布,但實際上新標準頒布它是存在一種需求的,新標準既然出臺,說明我們的市場我們發展到這種地步了。我個人認為現在我們國家綠色建筑已經發展到一個趨于成熟的這種階段,幾個層面上,首先我們政府的認知上,確實現在我們政府從層面上來講,把綠色建筑已經上升到一個很高的層面上來講,這個我們從,無論從中央還是地方,這個我們很明顯看出來,包括剛才幾位專家講到的,我們企業層面上,很多這種大的地產商,特別標榜自己是科技地產商的,無不以綠色建筑作為自己基本的一個產品線,這是我講到企業層面上,還有講到我們整個社會產業層面上來講。

不論我們的這個設備,我們的材料,還有新技術,最近幾年也是層出不窮,而且產業化發展這種成熟度越來越高。所以從這幾個方面來看呢,我感覺到綠色建筑現在來講應該是一個趨于成熟的階段,包括像您這樣的媒體,最近也在持續關注這個事情。就說明它已經成為各方面這么一個焦點階段。

所以說新標準的出臺,它實際上是一種社會發展的表征,而不是技術發展的表征。

媒體:社會上已經會有,不管從政府工作,或者是說從民間。

孟沖:它是倒逼新標準在出臺,因為確實老標準不適應這么大規模,或者是社會一種關注,滿足這么一個需要,它才會自然而然的去出現,去變更的。

媒體:我們上周也是在國貿做了一個街頭的采訪,很多人他也會非常期盼綠色建筑進入到生活當中,他也會接受綠色建筑比普通建筑更高的一個成本,但是說會有擔心,綠色建筑在質量上或者說在執行層面上會有一些不足的問題,F在市場上會有一些打著綠色建筑旗號的一些現象的存在。幾位都是建筑方面的專家,對綠色建筑都有比較深刻的了解,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幾種可以很簡單的判別綠色建筑,它是否是一個,大家可以放心購買的東西。

周劍峰:最簡單的就是剛才幾位專家也說了,不是說有標識就行。而目前至少有運行標識的,還相對靠譜一點,基本上是因為運行必然是運行一年之后,所有這種檢測都做過的。相對我們認為是有運行標識的建筑。

媒體:這個一旦運行一年以后,他就已經買了這個房子。

常雅飛:其實我覺得對于老百姓來講,他想讓他去憑他知識去鑒別挺困難的一件事。但我這舉個例子,就說這事在國外發展得很好,你比如說在澳大利亞,比如說我要買房,我買房之前比如說我是一個投資房,投資房的時候我如果把這房子出租給另外一個人,那如果我這個有節水的綠色認證,我的租戶就要承擔全部的水費,如果沒有節水的認證租戶只需要承擔一半的水費。我就需要找一個第三方的認證機構,對這個建筑物進行一個認證,那么是這么一個過程,其實它認證費用也很便宜,大概幾百塊錢奧幣,大概合人民幣大概幾千塊錢吧,就OK了。

所以我倒是覺得,未來可能會催生一個行業,可能到第三方驗證機構,它給你提報告,這種報告一種可能是直接存檔在它的數據庫里大的一個庫。一個可能它對單一一些老的建筑,認證一下這個老建筑大概幾星標準,老百姓是很難去。

劉飛:這件事不要推給消費者,中國的消費者太辛苦。買輛汽車我得成為汽車工程師,我要買房我得成為建筑師,中國消費者很難,別說消費者了,讓我們幾個去一套房子,如果僅僅讓我們看。

周劍峰:看是看不出來的。

劉飛:有些很明顯的東西能看,大部分東西你是看不出來的。

周劍峰:我們要帶設備先去測,然后看圖紙,然后看材料用的什么。

常雅飛:最簡單你不能把那外墻刨開了,看里頭磚有多厚,拿什么做的,這東西你沒法弄。

孟沖:不是普通消費者能解決的問題。剛才也簡單提到了,建筑確實是一種比汽車、冰箱等更復雜的一種產品,所以這樣剛才講到了,我們國家一個質量控制體系也好,最近正在完善這個。我也講到了剛才我們土地招拍掛,我們的規劃驗收,我們的施工圖審查,我們的竣工驗收,到后頭我們運行的,現在正在完善和健全這么一個全過程的一個綠色建筑質量管理體系。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有這么一種完善的管理體制,監管體制,就像食品安全一樣。這個我們就是有一種政府實際上給我們從管理體制上。

劉飛:管它是不是有效,你現在只能先姑且相信。

周劍峰:我們還是只能這么說,目前為止只能相信政府。

劉飛:涉及的方面會非常的多,涉及能耗,涉及環境,涉及用料,不是一個單獨的,就除了頒布綠色建筑認證這家以外,其他的不是一家單獨的第三方機構能夠把這個監測都做過了,涉及到的方面太多。

常雅飛:我還特別希望未來有一部分工作,不光是由政府來完成的,而是把它推向市場,其實有一些市場進程做得很好,包括民族工業輕工業,像小米手機這樣的,像淘寶它自己誠信的平臺。有些東西,像國外第三方的,非政府,甚至有的是非盈利第三方監管機構非常發達。

媒體:但中國現在第三方機構有沒有開始在做。

劉飛:現在都是政府機構在做,檢測這一塊。

周劍峰:現在檢測也有現在認證一些第三方機構,包括能耗能效,環境質量,這有一些認證的第三方機構,完整這種第三方機構還沒有。因為你像國外很多綠標,你像立的這標準,本身不是個官方組織,實際上也是第三方機構來做的。這個方向肯定是對的,剛才這個建議,政府建議未來還是以第三方機構,成為整個這里頭的主導,會幫助消費者我們來驗證,是不是真實的綠色建筑。

媒體:就說現在如果在還沒有健全的情況下。

周劍峰:現在我們只能說相信政府。

媒體:這個合適難度挺高的。

常雅飛:還是看一看大的一些開發商,有企業責任感的開發商。

周劍峰:對,一般會好一些。咱們就跟買車一樣,也是認個名牌唄。

孟沖:我們這個首先要承認綠色建筑是一種正能量,就是說所有的現在在參與綠色建筑的力量,他還是希望這個東西能做成一個長久,或者一個長效的機制這樣,我們還是相信這東西會做好。這個東西我們不能做一種是有自己的假設來看待這個問題。我覺得是首先出發點是這樣。所以說剛才講其實現在政府確實有層層這種監管機制。剛才說第三方認證,實際上其實它潛在的是有些可以算作第三方認證。比如說我們施工圖,現在我們施工圖審查單位,實際上是介于政府和開發商之間的這么一個,就說你的圖紙深度,首先能不能達到我們的綠色建筑的深度,他是可以去說這事的。然后到我們建筑竣工的時候,相當于我們的監理這樣的機構。說有效性是受到置疑。

但是說起碼在我們組織形式上是完備的,我們首先要相信這個事情我們是一個進步的力量,應該先從這個來講,我們不能老帶著一種質疑的東西。

劉飛:不能把社會問題加在綠色建筑身上,這是一個社會普遍要解決的問題。

孟沖:我們綠色建筑質量起碼比我們普通建筑的質量肯定要好這是第一個,這個我們是相信這個,是這樣的。

媒體:我覺得現在可能綠色建筑,他推廣層面可能更多是在企業和開發商這個層面,真正推給消費者,或者說是社會大眾會很少。他們獲得相關的知識也好,或者說相關的信息也好,其實是很不對稱的。

劉飛:也不完全是,因為你隨著工業的發展,咱們還是以中國的綠標來舉例,這樣說事比較簡單一點,比如說像北京市再過個5年,比如都是一星建筑,你這個建筑不是一星的,大家看著就會有點別扭。

這個東西總有一個水漲船高一個發展趨勢,北京市很特殊在全國明星這么兩三個超級大城市,比如說到了三四線城市,逐步逐步有百分之二三十的開發商開始蓋一些滿足一星標,最低標準的綠色產品。隨著量的增加,大家一看這個東西可能是我們去做市場選擇的一個導向。很難去算計,我因為買這個少了多少錢,賺了多少錢這也能算得出來。但是可能你對那個錢不在乎,但是它作為一種社會行為的導向,是逐步逐步是會發展起來的。它并不完全,如果僅僅是政府在那吆喝,開發商在吆喝,沒有人買單這件事也推行不下去。不會推行下去的,可能就會曇花一現。

周劍峰:這個事還是得放在發展流程里看,因為實際上你甭看這是2.0版,但是真正大規模綠標1.0版,也是2009年、2010年真正開始說,包括我們開始真正接觸也大概在這個時間段,現在實際上四五年一個時間,怎么說互聯網第一次開始到最后開始大規模爆發,本身也是一個很長時間的流程。隨著這個概念慢慢深入人心,大家都開始認知了。它會有逐漸鏈式的爆發。

當然我們這些機構也不是不做工作,包括我們北大這邊有專門的一些培訓的這種課程,像建筑院他們也經常會有這種研討會,這種會議,實際上也是對很多會議都是對大眾開放的。今年咱們國家綠建大會筑建部的領導,包括往屆的,前年的綠建大會,到場也都是100多人,今年的綠建大會能到場一千多人。各大媒體全都到場基本。從央視到下邊這些,所以說逐漸逐漸它一定是這么開放過程。我們在前年實際上參加綠建大會之后十分失望,以至于去年就沒有報名參加。結果去年展位包括各地全部擠滿,今年我們又再次參加綠建會議。

常雅飛:我覺得像鳳凰房產做的就是這樣的工作,這也是輿論,剛才說的教育、媒體、宣傳力導向工作,你剛才說消費者認知絕對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很長時間的事,到最后大家知道善和惡,做什么樣的事情,善做什么樣的事情,惡做什么樣的事情。不能很絕對說這個人是善是惡,因為這個善和惡本身就混在一起。但是大家能夠讓民眾知道哪個方向是好的,哪個方向是浪費的,是不綠色不環保的,是要多花錢的。

媒體:因為國外綠建可能是推廣很多年,他們有沒有一些什么比較好的經驗,可以借鑒給國內。

常雅飛:這個實際上從小孩,從幼兒園開始,不光是個綠建了,它整個對自然對資源,對于人類,對于動物,對于生物的尊重,那是一個尊重,我尊重大自然,我尊重其他的人,我才能夠更好的生活。它的這種道德理念,包括還有談到信仰的問題,這個不深說,這種理念包括它堅持的東西,貫穿它整個生命的全過程。再往后對那些,教育程度沒那么高的人,特簡單就是看帳單,列好幾項,我怎么今年比去年多花10%的錢啊,一算帳單肯定它就著急了,潛移默化在全社會。

周劍峰:包括國外也會有一些示范性的做的非常好的建筑,是對公眾開放的,或者允許大家參觀體驗,我們現在也在做這個工作,就說希望找一些比較典型性的示范這種,好的這種案例,也開放給公眾,你們真實做一個對比,進行一個體驗,真正的綠色建筑到底怎么回事,它到底用了哪些東西,為什么我會感到比別的地方更舒適一些,為什么這個東西更節能,當然都會有這方面的東西。

劉飛:單說綠建只是一個點,其實綠建的背景話題還是可持續發展,N多年前,法國那個作家寫了一本書叫《從搖籃到搖籃》,之前我們發展都是《搖籃到墳墓》。這個東西發展起來用了往那一扔,開始導致這種可持續發展。所以其實單從綠建這個點是特別小的一個東西。其實現在全世界各個國家開始倡導的其實都是生態城市,先從綠色建筑擴大到綠色社區,綠色社區再擴大到綠色區域,然后再擴大到生態城市,就是一個全層面,全社會層面的一個發展,綠建只是支撐生態城市其中的一個環節或者一個細胞。真正要做好這些工作,你必須要把它擴展到這個層面去做。

周劍峰:系統化的一個過程。

劉飛:對,系統化,不僅僅單單是。

常雅飛:沒有一個大的系統,綠色建筑就是個偽命題。

劉飛:所以包括這些推廣教育,這些推廣經驗,城市級別去著手,才能夠比較有效。

孟沖:像劉總說的那個,確實現在我們國家綠色建筑發展確實進入到,不僅是2.0的問題,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剛才劉總講的,我們綠色建筑規;l展的問題,筑建部在去年發布的綠色建筑與綠色生態城區規劃里面提到了我們在十二五期間要建設100個綠色生態城區,北京也是這么去要求的。像新的CBD新區,通州[最新消息 價格 戶型 點評]運河新城,還有我們未來科技城,這樣的幾個區域都要按照我們生態城區的要求來做,所以說從這么一個大尺度上講,因為做到綠色生態城區不單單是綠色建筑的事情了,綠色交通,綠色基礎設施,到你的綠色市政,到你的綠色能源等等方方面面都在你這兒,就是說圍繞著我們老百姓你身邊所有的東西,你都能感知到,它與常規我們城市的不同,所以說從這個角度來講,未來就是說包括我們國家的新城鎮發展規劃里頭也講到了。我們將來國家在新城鎮化軌道上,新建城區也都要按照我們綠色生態的概念落實它的總體規劃,控制性規劃,專項規劃等等這樣一步步到最后建成。

所以從這個層面來講,將來綠色建筑肯定會跟老百姓會越來越近。這個確實是要滲透到我們老百姓中的方方面面,到那個時候我們就不會說去刻意我們去宣傳它什么,確實我們走在路上,我們感覺到綠色交通給我們帶來的便利,這樣一個趨勢在里面。

媒體:謝謝大家分享了這么多綠色建筑,包括綠色理念的發展。最后可以每人可以說簡短一段話,未來對綠色建筑也好,或者對綠色地產,或者說是綠色城市生態城市,會有什么樣建議,或者愿景。

孟沖:我首先講綠色建筑肯定是一種正能量,希望我們國家綠色建筑在一種快速和健康的一種軌道上發展越來越好,讓更多的老百姓真正享受到綠色建筑帶來的紅利。

周劍峰:生態城鎮和綠色建筑,肯定是咱們國家未來發展的一個方向,希望咱們所有的通過我們一些努力,希望能夠使每個人待到一個能看到藍天的地方,能呼吸到新鮮空氣的地方,能體會到舒適生活的地方。

媒體:劉總。

劉飛:我覺得相對扎實一點,把我們現在目前這種發展的形勢下,大量產生的綠色建筑能扎扎實實的建好,我覺得這是未來這三年我最希望能看到的,而不是出現類似于建筑垃圾一樣的東西。這樣能使我們的環境變得更好。

常雅飛:我就說從人文精神出發吧,做一個低碳生活的捍衛者,熱愛自然熱愛自己的家園。

0 條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 【能源世界導讀】:近日,2014中國綠色地產發展調研活動已正式啟動,就今年的調研思路和研究重點,記者采訪了中國房地產報綠色地產研究中心高級顧問黃俊鵬。 ..

    瀏覽:2897次 評論:0
    2014-09-09 10:58:08
  • 黑龍江辰能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黑龍江辰能盛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辰能地產)董事長劉兆新 【能源世界導讀】:作為住建部確定為中德..

    瀏覽:2550次 評論:0
    2014-09-09 10:42:35
在线观看亚洲人成电影网站